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年报内藏玄机,康佳能否逆境重生?

4月11日,康佳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2019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公告,公告显示,康佳预计实现营业收入约107亿元,同比增长约3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利润8,000万元至10,000万元,同比上升43.48%至79.35%。

据奥维云网的数据显示,在2019年前两个月,彩电市场零售量总体仍然下降了0.5%。在如此大环境下,康佳能保持稳定增速实为不易。2016年至2018年间,康佳连续七个季度实现营收增长,单季营业收入同比增长幅度超过38%。这对一个经历多年业绩下滑,早已经退居二线的企业,更显得难能可贵。

然而,若认真分析康佳的企业年报,不难发现,其中一些数据存在着资本运作的痕迹。更有声音指出,康佳企业年报运用会计手段,将利润转亏为盈,成功避过退市风险。这不得不让人怀疑,康佳的再次崛起到底是真是假?

每年狂增百亿

3月29日,康佳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发布2018年年度报告,报告期内康佳集团共实现营业收入461.27亿元,同比增加47.71%,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利润为4.11亿元,同比增加22.56%。

在交出成绩单之前,在康佳集团召开的2019年度工作会议上,康佳还表示将要全面振兴康佳,提高资本运营能力推进子企业二次资本化,并计划推动旗下已实施混改的子公司在科创板或海外独立上市。

虽然行业预冷,但康佳集团却实现了营收利润逆势增长。虽然业内对康佳多有“偏离了主营业务”、“盲目追求多元化”、“高增长源于拔苗助长”等批评,但在确凿的数据面前,这些似乎都显得无足轻重。

其实早在去年年初,康佳已开始用“科技创新驱动的平台型公司”来重新定义自己,这也成为康佳的一次重要战略转型。透过财报分析可以看出,康佳所外延拓展的环保、半导体、大健康、产业园等诸多战略性新兴产业,正是按照康佳最新提出的“科技+产业+园区”发展思路进行的。

今年3月27日,康佳视讯产品生产基地于四川遂宁正式开工建设。同日,康佳集团环保科技事业部也中标河南平顶山12.68亿项目。

环保业务是去年的新增业务,为康佳集团贡献了超过30亿元的营收。今年3月19日和28日,康佳集团先后披露两个预中标公告,分别是总投资约7.38亿元的武汉市黄陂区乡镇生活污水治理一体化PPP项目和12.68亿元的鲁山县沙河生态修复与提升(一期)工程PPP项目。截至目前,康佳环保科技事业部已累计中标11个项目,订单总额超110亿元。

另一大变革,是康佳对科技研发的重视。康佳2018年的研发费用同比增长20.26%。目前,康佳是国内唯一可生产第三代纳米微晶石的企业,今年,康佳相继设立了AI实验室、5G实验室,成功研发了国内首颗8K图像处理芯片,并在今年的AWE上展出了全景AI电视和8K电视。

目前,康佳电视已与阿里达摩院达成合作,有望在智能语音入口、后台数据打通、场景应用方面等方面有所突破。

此外,2018年6月,康佳斥资4.55亿元收购新飞电器100%股权,一时间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新飞旗下拥有三个研究所、一个国家级实验室和一条校企产学研合作的技术创新体系链。业内普遍认为,康佳此举是看中新飞的品牌价值、研发能力、产能设备和人才队伍,为其白电市场战略打下基础。

近三年来,康佳每年跨过一个百亿级营收台阶,2016年营业收入202.99亿元,2017年营业收入312.28亿元,康佳集团在2018年突破了400亿元。在近两年黑电行业形势低迷的大环境下,康佳集团能保持这一增长速度着实难得。

康佳高层甚至表示,到2020年康佳集团要实现营收600亿元,培育3个营收过百亿的新产业,打造1至3个新的境内外上市公司,2022年完成营收1000亿元。

今年,康佳集团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30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偿还银行借款及补充流动资金。此募集资金被控股股东华侨城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深圳华侨城资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全额认购。在这之前,华侨城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康佳集团30%股份,若本次非公开发行按发行数量上限实施,华侨城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比例上升至41.67%。

这意味着,康佳国有股东的控制权地位将得到进一步巩固。不止如此,近期,华侨城还表态全力支持康佳,在华侨城2019年度工作会议指出,在新的一年要抓住机遇、振兴康佳,2019年要打造“康佳年”。

但资本操作过于频繁

康佳2018年年报的发布后,得到舆论的广泛肯定,但在一片叫好的同时也存在质疑的声音。有媒体指出,康佳账面上虽然是盈利的,但其扣非后的净利润却处于巨额亏损的状态。

类似这种归属股东的利润账面盈利但扣非亏损的情况,在康佳差不多一直延续了8年。如果严格以扣非净利作为退市标准的话,康佳在过去8年间差不多已经退市三次了。

自2011年以来,该公司扣非之后的净利润就一直处于持续亏损的状态。同花顺iFinD统计显示,8年间康佳累计的扣非净利润亏损额高达30.16亿元,其中亏损额度最大的一年是2015年,当年康佳扣非净利润亏损高达11.30亿元。2018年,康佳实际亏损达到了近8亿元。

8年之间,每次遭遇危机,康佳都能通过各种会计手段挤出账面利润来成功保壳。那么,康佳2018年又是怎么度过难关的呢?

去年6月下旬,2018年半年报即将编制的关键时刻,康佳集中出售了旗下子公司开开世界5%和昆山康盛51%的股权,其对上述两家子公司的持股比例由原来51%和100%分别变成了46%和49%。

上述两笔子公司股权处置交易,为康佳带来约1.45亿的直接股权投资收益,吊诡的是,由于交易前,开开世界和昆山康盛均为康佳的绝对控股子公司,股权交易后,它们就变成了康佳的参股子公司,这一参一控的变化,让康佳有了充分理由对开开世界和昆山康盛在康佳合并财务报表中以不同的会计口径进行重新入账。

这一口径的调整,让康佳利润表增加了5.51亿元的公允价值变动收益。账面利润不会产生实际现金流,影响现金流的,是其1.45亿元直接股权投资收益,两者相加,康佳通过这次股权操作,合计实现了大约6.7亿元的账面利润。

而接手昆山康盛和开开视界股权,并帮助康佳实现6.7亿账面利润的交易对手方,不是别人,正是康佳第一大股东华侨城,以及盟友南方爱视。

康佳于2017年以70亿元的价格变卖了其原来深圳总部所在地的地皮,以换取资金投入转型方向上的新业务,从表面收入结构来看,这种转型似乎在2018年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效果。康佳的供应链管理业务收入历史性地超过了其传统的家电业务,与此同时,康佳新开拓的环保业务收入也高歌猛进,一切看起来似乎正在沿着康佳管理层希望的方向发展。

然而,正如其近年扣非净利润所暴露出来的问题一样,康佳似乎只完成了营收方面的转型,却并没能完成盈利能力方面的转型,其各大主营业务的盈利能力并没有跟上多元发展的脚步。

的确,2018年,康佳接连中标政府环保工程业务,其环保业务板块营收也突破了30亿元,未来可能存在较大增长空间。

但从康佳的环保工程业务性质来看,其该项业务的商业模式应该是与地方政府进行PPP合作,这种合作模式需要合同承包商长期垫付巨额的资金,且工程结算周期一般都很长,对合同商有极高的资金链要求。

截至2018年底,康佳的流动资产只有218.43亿元,而其流动负债却已经高达226.76亿元,其流动比率只有96.33%.也就是说,康佳最新的流动资产已经不能覆盖流动负债,未来将面临较大的资金链压力。

康佳也无疑意识了到自身的问题,并努力摆脱困境。虽然康佳白电事业势头良好,销量明显上升,官方也提出了2021年百亿计划。但2019年的康佳能否崛起,光靠白电是不够的,关键还在于其旗下各业务的共同发展。

就在上个月AWE2019上,康佳电子总裁常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康佳在2019年将投入5亿元推动品牌年轻化,并有可能邀请一位年轻人代言。4月18日,康佳电视通过其官方微博正式官宣鹿晗担任康佳电视代言人,康佳表示,未来康佳将携手鹿晗一起迎接挑战,突破更多领域,一起用智AI开启未来。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