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智能家居网

音视频

正文

智能硬件创业路上的八大死亡陷阱

导读: 坚果智能影院董事长胡震宇告诉记者:「硬件真的是一部血泪史,八大死法每一个我都经历过,而且每一个都差点死了。」

「98%做智能硬件的都死了,我是那2%的幸存者。」胡震宇说。

2016年,坚果智能影院销售额8亿元,在2015年4亿元的基础上翻了一倍。2014年,这个数字仅仅为1000万元。坚果将2017年的销售目标定为15亿到20亿元,利润1.5亿元。

销售迅速增长的背后,是坚果摸爬滚打,闯过智能硬件的八大生死关。硬件每走错一步都可能导致公司的死亡。坚果智能影院董事长胡震宇告诉记者:「硬件真的是一部血泪史,八大死法每一个我都经历过,而且每一个都差点死了。」

坚果智能影院董事长 胡震宇

2011年初,看好硬件终端做成平台的胡震宇,选择了投影屏作为入口:「所有的入口都有一个共同点 ,都是一个屏幕。」这些年,围绕投影屏,坚果试图打造一个「终端+内容+平台+软件」的智能家庭影院生态圈。

2014年,智能硬件势头逐渐起来的时候,坚果获得了IDG等投资机构的投资,在胡震宇看来,这是「因为前几年我就把学费交完了,把该趟的坑都趟过了。」

第一种:死在产品设计上

硬件最核心的是产品,首先是产品设计,外观和内部结构设计。胡震宇形容自己最开始的硬件产品像砖头一样,「最开始没有卖点,做出来就很丑,没有人买你的东西。」

胡震宇最早做过软件,没做过硬件设计。对于他不懂的领域,他的方法就是找到对的人。2013年合伙人、坚果智能影院联席CEO陈兴博的加入,彻底改变了整个坚果产品的形象。陈兴博之前在中国设计领域的黄埔军校嘉兰图做设计总监,获得过全球红点设计大奖「至尊奖」。

坚果智能影院联席CEO 陈兴博

「陈兴博是有一点商人性质的设计师。嘉兰图最反感的设计理念是只追求设计完美。原本1000元能够实现的效果,为了设计完美而导致成本上升到5000元。」陈兴博前同事、现坚果智能影院财务总监毋建军说。

陈兴博把中国风的和田玉、卷轴、双鱼作为设计元素融入到硬件设计中,目前坚果智能影院的产品分为P系列、G系列、X系列和激光电视。P系列有两款产品P1和P2,后者是陈兴博设计。P1虽然是塑胶材质,但按键多,需要很多模具组合,P2是铝合金材质,加工却更简单,总成本反而低于P1。

坚果P2系列

陈兴博的到来,改变了坚果的产品设计。「为什么坚果后来能出来,是在于核心能力,工业设计很强,是第一个把投影仪从方的做成圆的,功能设计、质感也不一样,没有这一点的话,投资人的钱根本进不来。」坚果联席CEO季岳林说。

1  2  3  4  5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OFweek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X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